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2020-09-25 05:23 历史文化 177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2018-10-09 18:50 来源:留日直通车

原标题: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1、 圣德太子(547~622)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圣德太子是飞鸟时代的政治家。他在位日本摄政王期间做了三件深刻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大事。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发展佛教。日本的飞鸟时代是皇族与贵族共治的时代,皇权式微,圣德太子为摄政王期间,为了制衡苏我派系的势力,大力扶持佛教发展(苏我系贵族主要信仰神道教),客观上为今后日本的佛教发展奠定了基础。

我们在去日本游玩的时候会发现的一个奇怪的事情,就是观世音菩萨有小胡子。据说日本的观世音菩萨就是以圣德太子的形象雕塑的。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展开全文

学习中国文化,圣德太子对中国文化极为推崇,在任期间第一次派遣留学生去中国学习(就是搞笑漫画日和里的小野妹子),虽然小野妹子的土味朝见把隋炀帝气的够呛,但是中国隋唐时期气象开阔,依然将自己的政治文化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这些留学生。

可以说,没有圣德太子的政治眼光,就没有一批一批的遣唐使、更没有日后让日本改天换地的大化改新。

2、 平清盛(1118~1181)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塾长知道,提名平清盛会让一些人觉得有争议。平清盛的确是一个及其富有争议的一生。

但的确是从平清盛开始,日本的武士阶级开始登上政治舞台。

平清盛据说是白河天皇的私生子,出生时便有人预言,此子必将为乱世大魔王。果不其然,平清盛任平家家主期间,借助平定保元之乱进入政治舞台。又在平治元年(1159年)倾平氏一族之力剿灭了对手源氏,即位太政大臣,平氏一族几乎垄断了所有官员职务,几近问鼎中原。

虽然平清盛终其一生从未建立起幕府政权,但日本的幕府政权却实实在在从平清盛开始的。

人生在世,且玩焉。虽然平家武功给日本带来了生灵涂炭(据说还弄丢了日本皇家三神器),但这样如曹操一般的乱世枭雄也极具人格魅力。这样的人生,够味。

3、 德川家康(1543~1616)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日本战国年代,人才辈出,有武田的风林火山、有织田的野望、丰臣的隐忍、真田的表里比兴。但那又怎样呢,滚滚长江东逝水,一代英杰逝去后,终是不能保留革命成果。

最后还是便宜了德川家康这个老乌龟了。

平信而论,塾长更喜欢如武田、织田一般的热血男儿,不过热血男儿打天下可以,治天下还是要靠老谋深算的德川家了。

德川家治天下真可谓是一个好手,在德川家康时代日本才形成了稳定的幕府制度,保障了日本二百多年的和平,当时的江户城是除了北京南京杭州之外唯一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我们看看江户时代的浮世绘,就能感受到日本当时的繁荣了。

日本谚语织田捣米,丰臣做饼,德川坐享其成。

塾长每次想起德川家康,都会提醒自己,再牛逼的人,免不了都化为尘土,活得长才是真正的胜利。

4、 坂本龙马(1836~1867)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大家说起坂本龙马,总是会想起《银魂》里那个被部下踩得逗比。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而真实的坂本龙马的确是有着脱线的性格。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却实实在在对日本的明治维新影响深远。

坂本龙马生于当时日本的土佐藩,土佐藩虽然不及当时的长洲萨摩两大雄藩,但却以调节各方势力见长。而坂本龙马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坂本龙马一生籍籍无名,没有高官厚禄,却能够在1863年提出“船中八策”,设想日本大政奉还,明治维新的国策,并通过他的努力完成了日本大政奉还,此后的明治能臣们更是以船中八策为基础展开了明治维新。

坂本龙马只活了三十一岁,他的一生可以说如同泰戈尔所述,生如夏花值绚烂,死如秋叶之凄美。

5、 吉田茂(1878~1967)

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五位名人,最后一个99%的中国人不知道

前面四个可能一般了解日本的同学可能听说过,最后一个吉田茂,听说过的同学肯定就得是深度了解过日本历史的了。

吉田茂是日本战后第一位具有超强影响力的首相,也是EJU考试中的重点中的重点。

吉田茂是一个铁杆的鸽派,1947年制定并通过了日本战后的和平宪法,其中以第九条和平条约著称。①

1952年同西方各国签订旧金山条约,确定了战争责任及赔款。

同时在吉田茂时期,实施了当时看来危害极大的“道奇路线”②,稳定了日本战后的混乱局面。

上一篇:日本名人录 下一篇:中国近代史十五讲

品善网视频_不许流出来回来我检查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