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陵女大走向上甘岭战役(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下)

2020-09-25 07:51 军事政务 159

4.认识武效贤: 虽然个子不高,但干净利索、人很精神

我负责的班上有个学员叫陈天胜,平时对我很好,我们也很谈得来。他对我说:“小杜,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他就是我的团长武效贤。武团长在高级系4班学习,常来我这里玩,他对你有好感。你们见见面,谈得来就谈,谈不来就算交一个战友。”

陈天胜介绍说:武效贤是刘伯承院长老部队里最年轻的团长,上过私塾有文化,原来是政工干部。他当教导员的时侯,十分善于做好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对俘虏过来的战士,他一视同仁,关心备至。他教育帮助他们搞清为谁打仗、善于培养发挥他们的作用。他培养出了闻名全军的战斗英雄王克勤。因为他打仗也很有一套,部队首长后来让他改行担任军事干部。

武效贤曾经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号称“天下第一军”兵团司令李文谈判。李文是黄埔第一期毕业生,蒋介石得意的军事家。这位赫赫有名的中将兵团司令,老谋深算,在武效贤的面前想尽一切办法,迂回周转,试图挽救国民党天下第一军的命运。但是,这位仅有二十几岁的年青团长,坚决、响亮、干脆地回答道:放下武器,让你的部队投降,解放军只给你们这一条路,剩下的是我们把你们全部消灭!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真厉害!听陈天胜介绍后我很是钦佩!但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

我想既然他是刘院长的兵,有机会我可以问问院长。我鼓足了勇气去了院长办公室,见到了院长,就支支吾吾问他,高级系有个学员叫武效贤,您认识他吗?刘院长说:“认识啊,肖永银旅长的干将!他是个很年轻的团长很会打仗,还有文化。有人给你介绍?”我点点头。院长笑着说:“你是金陵女大的大学生,他就是土包子了。”院长大笑,我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和刘院长谈话后,我决定与武效贤见见面。

我们基本系学员与其他系的学员大多是战友、老乡。高级系是团以上干部为学员,基本系的学员是团以下干部,所以系与系之间的学员们交往很频繁。武效贤团长,经常到我们系来找他的战友玩。这人个子不高,干净利索,人很精神,见一面就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周末常有战友开来吉普车,满载着大家兴高采烈地一起出去郊游。每次大家都挤在后面,总是把副驾座让出来给我。有一次我们去南京燕子矶。燕子矶位于南京郊外的直渎山上,三面悬崖,下面的长江水汹涌澎湃,白浪拍打着礁石。我们站在山崖上,一面观赏着这万里长江之一矶,一面我给战友们讲述古往今来的燕子矶的故事:南北朝时,北齐军渡江南进,陈霸先率军在此山拒战,大破北齐军;宋金战争时,宋朝军队在这里大败了金兀术;康熙、乾隆二帝多次下江南,来到燕子矶;还有燕子矶观音阁的传说。可我发现,我的听众一面听着我的历史故事,一面却在那儿察看地形,讨论打起仗来哪里可当掩体,火力焦点应该在哪里,如何渡江。三句不离本行,原来他们不知不觉地做起了《想定》功课。我马上转话题:历代军事专家都认为燕子矶,是重要的长江渡口和军事重地,被世人称为万里长江第一矶。

这下子武效贤打开话了匣子:1949年4月21日,我们36师108团、106团为第一梯队并肩强渡长江。从安庆渡江,我带着我团一营营长李治,在渡江第一条船上,用了大约20分钟的时间渡过了长江。接着战友们你一言我一语,有声有色地述说他们参加渡江战役的战斗故事。那一幕又一幕扣人心弦的战斗场面,仿佛就在我的眼前。

武效贤得意洋洋地讲到:在进军西南的时候,我们缴获了国民党军队大量的物资,金条都是放在箩筐里,我们第一次认识真正的金条!黄橙橙的,沉甸甸的,一箩筐金条根本就抬不动。我把金条分装在多个箩里,让战士们抬去上交。我一点都没想过随手拿一根金条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头。嘿!马和枪就不一样了,可以说见了就眼馋,流囗水,眼珠子直盯好马、好枪。当然最好的马送给首长,自己也留一匹比较好的马。还有缴获的好枪,德国布朗宁!战役一结束,旅里、师里的首长,都会给我打电话,通信员警卫员们就来了。好马好枪都让我送首长了,那个首长不认识我?但是机枪、小炮、队伍上用的武器我们就想办法藏起来,留给自己的部队用。有时给上级发现了,就会被首长骂一顿,交一点再拽一点,我们也会耍赖皮。那时候首长们都知道我打仗行,缴获枪支物资比别人多,都来问我要战利品。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

一个战友指着武效贤:“嘿!你不是属猪的吗?不卡你的油卡谁的?”大伙笑声震天。这时,我悄悄地变成了洗耳恭听的小学生。我慢慢地明白了,原来这些久经沙场的军人们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都与他们血火交融的战斗生涯紧密相连。真是好羡慕他们的战斗经历啊!

上一篇:稀有金属工业开拓者李东英院士逝世 成果用于两弹一星等国防领域 下一篇:胜利首次接受军事法庭审判

品善网视频_不许流出来回来我检查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