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波12年重慶醫生一雙舊軍靴館藏國家軍事博物館

2020-09-22 21:38 军事政务 108

奔波12年重慶醫生一雙舊軍靴館藏國家軍事博物館

汶川大地震中,他穿著那雙軍靴空投“孤島”救援。

奔波12年重慶醫生一雙舊軍靴館藏國家軍事博物館

他穿著軍靴在火神山醫院這條長長走廊,來來回回。

奔波12年重慶醫生一雙舊軍靴館藏國家軍事博物館

新舊對比,左為消洗褪色的軍靴。

  工作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任小寶都以軍醫著裝為主。在任何困難情況下,時刻保持軍人軍姿,既是紀律,也是他一生的追求。

  從1988年參加工作至今,面對各類突發狀況,面對各種生離死別,任小寶總是為面臨困境的群眾,爭取救治第一時間。

  期間,軍醫著裝更新了好幾次,唯獨那雙軍靴,他穿了又穿,遲遲不願換新。

  近日,那雙跟著任小寶“跋山涉水”12年的軍靴,結束了它的戰斗使命,去到新的歸處——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

  “它將以另一種方式前進,去激勵更多人,去講述一名普通軍醫在戰場上所經歷的故事。”任小寶以此為榮。

  一雙舊戰靴

  洗至褪色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今年4月7日開出的第20200034號收藏証書上,登記著這樣一件特殊的抗疫見証物:一雙洗消至褪色的舊戰靴。這雙舊戰靴約1.5公斤重,防穿刺、防火、防砸、防滑,因數次清洗和消毒的原因,曾經黑得發亮的黃牛皮靴,已出現局部泛白、泛舊的印記。

  這雙舊戰靴,就是任小寶的“老伙計”,曾在過去12年中,帶給他滿滿力量和信心。

  任小寶今年55歲,是陸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西南醫院)急診醫學科副主任醫師、副教授。

  在他心裡,年齡不過是數字,年輕時許下的熱血誓言,而今仍然激勵他沖鋒在前。

  為保持充足體力和良好精神面貌,每天堅持晨跑5公裡,是他雷打不動的日常。

  他的辦公室裡,常年備用著軍用雙肩包、迷彩服、軍靴等軍用裝備,除日常工作外,他隨時處於待命狀態。

  軍令如山,言出必行,使命必達,他必須全力以赴。

  近日,任小寶將一雙嶄新的07式黑色軍靴,拿到辦公室備用。有時,他也會想念曾經的“老伙計”。

  “那雙老軍靴,剛開始跟這雙一模一樣,新嶄嶄的。人生中有很多可能,許多未知,隻有經歷千辛萬苦,方才懂得生命和生活的可貴。”任小寶說。

  穿著它

  先到金銀潭再戰火神山

  任小寶沒想到,今年,他能與我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橋頭堡”——武漢火神山醫院結緣。

  在深夜接到緊急電話,任小寶早已習以為常。但這次,與以往不同。

  1月24日,大年三十,凌晨3時50分,陸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張副院長給任小寶來電,電話中稱,醫院正緊急召集醫護人員,將組成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醫療隊,前往湖北武漢進行救援。

  “小寶,你經驗豐富,能否參加此戰斗?”

  “張副院長,我主動請戰!”

  作為有35年黨齡的黨員,作為一名軍醫,在祖國和人民群眾最需要時候,他毫不猶豫接受戰斗任務。清晨,任小寶淡淡告訴妻子和女兒,醫院有任務,要去武漢。

  當晚,穿著那雙“老伙計”,他與隊員一同乘機到達武漢。

  作為陸軍軍醫大學專家組成員,任小寶積極指導新隊員進行防護操作訓練,帶隊到武漢金銀潭醫院展開患者收治准備工作,作為有豐富防護救治經驗的老隊員,第一個帶隊進入病區,對患者進行床位安置,病史資料採集,查體。

  武漢金銀潭醫院首批到達的33名患者,在任小寶和醫護人員診治下,病情逐漸穩定下來。

  2月2日,一聲軍令,轉戰火神山醫院。作為首批進入該院援救的醫護人員,作為感染一科病區副主任的任小寶,曾連續工作36小時。

  因搶時間收治病人,醫生們索性在走廊裡支起桌子和電腦辦公,一干就是70多天。

  進出感染一科病區的長長走廊,曾留下感染一科病區日夜不息的腳步。腳步,鐫刻著任小寶在火神山的種種收獲,那是如他一般,奔赴抗疫一線的醫護人員共同心願:讓近3000名患者的生命,重新恢復光彩。

  時間定格在4月14日18時,任小寶見証了火神山醫院關上門、貼上封條的那一刻。防護服內的“老伙計”,也見証了這段不可磨滅的集體記憶。

  它還意味著

  無數次奔跑和戰斗

  實際上,任小寶壓根沒想到自己的軍靴,會在火神山醫院最緊張時刻,被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派來的一線人員注意到。

  離開火神山前,任小寶將軍靴脫下,依依不舍地將其進行移交。

上一篇:中山西路社区党总支开展“有序摆放车子,改善生活环境”党日活动 下一篇:五角大楼炮制《2020中国军力报告》渲染“中国军事威胁”

品善网视频_不许流出来回来我检查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